凉风不语

时光多温柔,成全每一次心动。

【鹿峰/峰鹿】阳光和落地窗和男朋友和猫 序章

依旧无差。勿掐。不上升真人。
感谢阅读。

【序】
鹿晗边低头将李易峰洗过的碗擦拭干净,一边心不在焉的想着【好想买个洗碗机】【今天还是没有吃羊肉泡馍】【碗洗完了该留他再喝个咖啡吗】【这个点喝咖啡啊……】诸如此类不着边际且毫无营养的问题。

“这是……特意给我的?”李易峰晃了晃手里最后一只颜色鲜亮的塑料碗,漂亮的手指点着碗沿刻着的一个丑陋的,大写的『F』。

“啊……这个!”鹿晗丝毫没有注意到李易峰略微有些变化的脸色,“是很久之前养的猫的碗,装猫粮用的……我怕搞混了才刻的。你哪里找到的啊?”
“你养猫?”李易峰快憋不住笑了,“你连自己都养不好。”
“所以它后来跑了啊。”鹿晗把那只碗仔仔细细擦干净,放回了碗橱。
“被你气的吧。哪有装猫粮用这么深的碗啊,把脸埋进去都够不着。”
“它挺聪明的。”鹿晗低低的辩解了一句,似乎又想到了什么,剩下的话在嘴里拐了个弯儿,又被咽了回去。
“是啊是啊,还好够聪明,要是蠢的话,非得被你饿死不可。”李易峰用毛巾给鹿晗把手擦干,推着他出了厨房。

“明天早上记得吃早餐,三明治和牛奶就在冰箱里,热一下就好。”李易峰套上外套走到玄关,仍然不忘回头叮嘱一句,顿了几秒,又笑着走近鹿晗一些,“把眼睛闭上。”

鹿晗乖乖照做。

他觉得有什么温温热热的东西在他眼皮上停留了一会儿,带着一点点令人安稳的气息和浅淡的香水味道。
“晚安,做个好梦。”

这是李易峰和鹿晗同居之后,非常平常的一天。
两个人的温存仅限于漫长工作期之后能勉强凑上的几个小时,有时候是带着温度的一个拥抱,外加一顿简单的饭食;有时候也许是相拥入睡的安静陪伴;甚至有时候,是只能以分秒来计的相处时间,刚刚好够一个浅尝辄止的吻,一句“有点想你。”

这样,也就很好了吧?
鹿晗不是很确定这个问题的答案。他将手边的剧本合上,决定先睡觉,希望今天真的能有个好梦吧。

“喵~”

—TBC—

【歌诺】三千度温差 02

02

那句你好,像是隔了一个世纪的漫长。

高芒。
苏星宇。

“又见面了,我的主唱。”高芒俯身对苏星宇耳语了一句,却又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的样子,走回了自己的位置。

“喝点水,把药吃了,”要了杯水回来的田心似乎是没有察觉空气里弥漫的诡异气氛,从包里翻出了晕车药递给苏星宇,“你耳朵好红,很热吗?”

这次的旅程,注定难熬。

“怎么你晕机的毛病突然又这么严重了?不知道的还真以为你怀孕了……”田心忙着给吐到直咳嗽的苏星宇拍背的同时还不忘补个刀。

“我来吧。”高芒制止住了田心的下一步动作,托着苏星宇的后脑喂了点水帮着漱口,又给他抹了薄荷油。

“老大做这种事很熟练的,别担心。”跟在高芒身后的季彦向田心干巴巴的解释道。

下了飞机仍然难受到几乎说不出话的苏星宇,也没能拒绝走vip通道的要求。早就在停车场侯着的安頔看着快要半挂在高芒身上的苏星宇,立刻走上一步把人横抱过来,转头对田心道:“车在前面。”

整个无视高芒的动作一气呵成。

还是略微有些过意不去的田心匆忙向高芒和季彦道了谢,才随着安頔上了保姆车。

车厢里一片死寂。

苏星宇坚决装死到底。田心捏着高芒离开之前塞给她的名片,百思不得其解。安頔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憋了一肚子的问题没问出口,磕巴半天只叮嘱了司机把车开稳些。

回到酒店,田心安抚完在机场苦苦等候半天的粉丝,发烫的手机还没搁下,主办方的电话又打了进来,催着苏星宇去彩排。

“给他带的换洗衣服呢?”安頔从卧室门口探出半个脑袋问田心,“我先给他换上,你一个人不好弄。”

“就在行李箱……啊!”田心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一下跳了起来,差点把握着的手机甩了出去。

“行李箱呢?”安頔和田心大眼瞪大眼。

田心捂着额头。出机场的时候只顾着把苏星宇扶出去,完全忘记了还有行李这回事。

“他说的果然没错,一孕傻三年。”

“我先去借一件。”酒店同个楼层几乎都是同一个公司的艺人,田心想来暂时借件衣服应该不是什么难事,于是迅速敲开了对面的房门。

“什么事?”状况外的季彦把门拧开。

田心皱了皱眉:“你们……住这里?”

——————

谢谢每一个喜欢评论关注和推荐。
谢谢你们的支持。
从来都是想到什么写什么的我可能也要去码一个大纲了。

【歌诺】三千度温差 01

标题来自某同人文里很喜欢的一句话【迷恋比喜欢,多了三千度的温差。】

有看到妹子开脑洞说想用怦然星动的人设续写歌诺大学毕业后的故事,正好比较感兴趣,就动手啦(。・ω・。)ノ♡

若有任何不当,及时私信我进行处理,感谢。

不上升真人。再次谢谢看这个故事的你们。

————————

01

时间已经是许诺毕业之后的三年。

有些梦想,总是敌不过现实。

栀子花乐队最后的演出定格在了梦想之夜。当初无数照片里共同留下身影的四个人,如今也各奔前程。

张在昌一路朝着张在亲的方向狂奔,淘宝店开得红火,已经开始谋划出任ceo,自己炒自己鱿鱼的人生了;四个人里唯一坚持了本专业的康健仍在公司里朝九晚五苦苦挣扎;安頔算是比较离谱,回了高中做起了体育老师,偶尔弹弹吉他逗逗小姑娘,也算是乐得清闲。

而有些梦想,从未屈服。比如魏歌。比如言蹊。

和魏歌的联络停在了许诺离开学校的那天晚上。魏歌说,他终于带着敌人乐队,签了唱片公司。

“恭喜你,梦想成真。”那是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许诺主动抱了魏歌。

“但是,主唱的位置,我还是会给你留着。”

和言蹊结束于半小时之前。

许诺再也不是曾经的许诺。言蹊也已经成为了更勇敢的言蹊。

该离开便绝不留恋,彼此都心照不宣。

看着言蹊消失在登机口,去往巴黎的航班开始慢慢起飞,许诺想,新的开始,多好。

坐在机场的咖啡厅里等待着办理登机手续的田心,许诺无聊的把玩着手机,安頔的短信如约而至:“飞机几点落地?我去接你。”

“星宇,走了。”田心走过来晃晃手上的登机牌,催促着正在给安頔回复的许诺。

陷在回忆里太久,都差点忘记自己已经不再叫许诺,而是那个大名鼎鼎的歌手苏星宇了。

有些梦想,从来不会被任何东西磨灭。它只会在你要走过的漫漫长路里,拼命地,拼命地,闪着光。

苏星宇戴上墨镜,跟着田心走出了咖啡厅。

“那边一群姑娘不是来送我的吗?”苏星宇用手悄悄指了另一个方向,带着些许委屈低声问田心,“她们是不是等错方向了啊?”

“别自恋了,她们是来等高芒的,”田心忙着应付身边涌来的苏星宇粉丝,“让一让,大家不要挤。”

高芒……?没听说过呀……

刚落座,还没等苏星宇将手机掏出来搜索一下高芒这两个字,就听到一个有点熟悉又有点欠扁的声音:“老大,许诺诶!”

苏星宇僵硬的将头扭过去,那个声音不是季彦还能是谁?!他旁边站着的不是魏歌还能是谁?!

“你好,我是高芒。”从魏歌眼里,苏星宇读到的,只有「就允许你有艺名?」的满满挑衅。

这一天终归还是到来了。

【峰喋】我是你的喋喋phone

感觉主人并不是很喜欢我。

广告上说我会打伞能做饭可以演偶像剧还会变身。

其实……

不快一点给我充电我会很烦躁,充满电醒来还会饿,有时候吃胖了还不能立刻变身,做饭也只是会把米放到锅里而已。

而且今天早上我好像又把主人惹生气了。

有一点想离家出走,去靠脸吃饭。

早晨吃得太多了,又没有办法变成喋喋phone。

主人只好直接把我塞进保姆车里带去上班。

一路上都被助理姐姐围观。

靠脸吃饭也是有点辛苦。

可我还是想离家出走……不想等到主人把我丢掉,好没有面子。

拍摄任务还没有结束,可是已经过了吃午饭的时间。

感觉主人不好好吃饭也会很不开心,可我手里只剩下一瓶早晨没来得及喝的牛奶。

特意用电池捂热了些才放在他休息室里的。

消化完了食物,终于可以变身了。

牛奶已经凉透了。他还是没有喝。

凉牛奶对胃不好。

……

算了,肯定是我想多了。他根本就不会喝。

也许收工之后他会去吃小龙虾,奶油蛋糕,小鱼干什么的……总之不用我担心吧。

等主人帮我把电充满之后我就走。

就这样决定了,今晚行动。

电已经充满了。有点犹豫。

因为主人看起来很不舒服的样子。

有点发抖。

是不是像电视上看到的那样,傻气,哦不对,煞气发作了?

是不是很冷呀。

我偷偷把热空调打开才走的。

我也发抖了。

北京的天气真的太糟糕了。好冷……还饿……我想买一盒火柴。也许可以变出一只火鸡。

可能还会下雨。要是下雨的话,我可以去哪里呢?

真的下雨了。

不能变成喋喋phone了。因为饿得没有力气了。

我蹲在一家冷饮店门口躲雨。

已经有好几个人给我硬币了。

但……我想吃点热乎的。

主人做的面……要鸡蛋……单面流黄的那种。

我已经开始困了……是不是脑子进水了?

听说下雨天和脑子进水,还蛮配的。

睡梦中感觉有人掐了掐我的脸。

“小家伙,醒一醒。”

声音好熟悉,不过有点哑。我都不敢睁眼,感觉眼眶里热热的,一睁开就会有奇怪的东西流出来,哗啦啦的,会很难看吧。

“为什么不回家?”

才不是耍傲娇。

我觉得我好像又做了坏事情。

助理姐姐里里外外忙个不停,而我在坐一边嚼着巧克力。

主人肯定是病了。

我刚才看见他吞了很苦很苦的药。他喝药的表情比自拍的表情还要奇怪。

唉,不该离家出走的,感觉主人更不喜欢我了。

可是……主人为什么要把我找回来呢。

其实……广告上还有一项功能没有说。

得到主人亲亲的喋喋phone,会立刻充满电。

变成元气满满的喋喋phone。

反过来,应该也一样吧?尝试起来有点害羞,但我还是想试一试。

希望主人快一点好起来。

或者,尝一尝我嘴巴里的巧克力,甜甜的,应该不会那么难受了吧?

啾~

–END–

可能会有配合食用篇,只是可能。比如【我有一只喋喋phone】什么的……

【一大把年纪了还卖萌可能我也不能好了。】

【峰宇】楼上楼下 之 《New Year》

(。・ω・。)ノ♡来卖个萌

灵感来自于同一栋楼里的欢壕和盛夏星空

依旧峰宇无差,仅脑洞,无关真人,谢谢(。・ω・。)ノ♡送颗心给你们。






【峰宇】楼上楼下 系列之《New Year》


对于艺人来说,越是节假日,似乎越是需要卖力工作。


【可毕竟都要跨年了……】李易峰闷闷不乐的叼着筷子,扒拉着剧组的盒饭。

更糟糕的是突然间还被告知下戏之后要回公司开会,想到这里,咬筷子的力气又加了三分。


“哥,哥,哥……咱能别这么使劲儿吗?牙没买保险,咬坏了就拍不了牙膏广告了!”助理试图把可怜的筷子从李易峰嘴里拽出来,“大不了晚上再吃顿好的?”


可当李易峰从公司出来之后,看到大堂里的钟上明晃晃显示着23点整的时候,还是深深的心塞了一下。在手机里一溜外卖名单中扫视了一番过后,看向了下午出馊点子的助理,浑身散发着【我饿了我要吃顿好的吃不到好吃的我会很不开心】的气息。


助理打了个哆嗦,试探性的建议:“那个……附近新开了一家粥店,营业到凌晨的那种!”


李易峰还没来得及思考什么,电梯门就打开了,一帮子人闹闹哄哄的走了出来。 而李易峰第一眼看见的,自然是那个……今天早晨出门时着急忙慌穿错自己衣服的马天宇。


【唔……风衣很合身嘛!】


“峰哥~”软糯的语调带着上扬的尾音总是很好辨认,“去吃酸菜鱼火锅,一起不?”


也没给李易峰时间犹豫,马天宇伸手一捞就把李易峰捞到自己跟前,贴着他的耳朵低声道:“晚了就放不成烟花了。”


包厢里雾气腾腾,似乎每一个肉眼可见的小液滴里都充斥着酸菜鱼的香味。席间热火朝天,也没有什么人注意到先后出包厢的李易峰和马天宇。


忧国忧民的俩人考虑到帝都空气质量的问题,只一人点了一根小小的烟花棒。

灿金色的花火四溅,这微微的光映着两人的脸。


“第七年咯?”李易峰小幅度地晃了晃手里的烟花棒,画了个心型。


“新年快乐。”马天宇用自己的烟花棒轻轻碰了碰李易峰手里的那根。


—END—


【峰诺】花开正年少

拍完了杂志的最后一组镜头,李易峰长吐了一口气。工作总算是告了一个段落,终于有了难得的闲暇时光。谢绝了助理送自己回家的提议,李易峰转身打了辆车,报了许诺学校的地址。


心有灵犀一般,半路上便收到了许诺的电话:”峰哥,你好帅诶。”

还伴着少年吃吃的傻笑。

听着听筒彼方轻快的语调,李易峰微微勾了嘴角。


下车的时候刚好看见许诺蹲在公交车站的广告牌前托着小脸一副花痴的腔调,忍不住走过去胡噜了一把他的头发:”等很久了?”


”不久不久!”许诺赶忙想站起来,却因为蹲得时间太长双腿处于麻木的状态而差点栽倒。


李易峰又好气又好笑的伸手,好让许诺借一把力站住:”蠢死了。”


许诺显然是岔话题小能手:”峰哥一会儿去不去打球?三对三。”


自家小祖宗邀请的,哪有拒绝的道理?可穿着衬衫还打着领带,似乎不太能运动开啊……


许诺歪了歪脑袋,撂下一句:”等我一下。”就跑开了。再回来的时候手上多了一整套运动服。

还带着被阳光晒过后的香味。


这天并不是周末,体育馆里的人稀稀拉拉的,偶尔才会在在中场休息的时候有几个姑娘走过来,红着脸把手里的饮料递给许诺。


收下饮料,许诺毫不客气的拧开瓶盖猛灌了两口,然后很自然的递给了一旁的李易峰。

饮料见了底,场上的比分也明朗起来。


虽然只是赢了一场很普通的友谊赛,但许诺小同学还是兴高采烈的扯着李易峰去了食堂,美其名曰「庆贺来之不易的胜利」。


小家伙请人吃个饭还耍什么傲娇。


送李易峰回去的时候还是在那个车站。

”好啦快回去休息吧,我要是想你了就……就把这块广告牌拆下来搬回寝室抱着。”


说什么傻话呐我的小祖宗。

”要是想我,随时可以过来看我拍戏。”


许诺的眼神瞬间就亮了起来。


后来在拍《栀子花开》那段日子,许诺偷偷去了片场,站在拍摄地点外远远观望。看着套上白色卫衣,露着一脸无公害笑容的李易峰,许诺突然间就回忆起了第一次见到他的样子。


自己似乎也是穿着白卫衣,冒冒失失的抱着球冲出来,撞到了好好走在街上的李易峰:”啊,抱歉抱歉,那个,对不起,我叫许诺。”

也不知道为什么,手足无措间就报上了自己的名字。


”来也不说一声?”

被李易峰冷不丁的一句吓了一跳,回忆就这么突兀的被打断。


休息的时间只够喝一杯热可可,李易峰端着纸杯翻开了剧本,看得入神的时候,他似乎听到了这样一句。


【我心里的许诺,大概就是这个样子吧。】


抬头间,李易峰有些恍惚。好像那个正冲着自己微笑的许诺,就是很久以前的自己。


也许很多李易峰未曾经历过的年少,都会有许诺来补足。


-END-




  


【峰宇】私人时间(上)

【峰宇】私人时间(上)

文题:私人时间

篇幅:短篇

CP:李易峰&马天宇(无差)

【注意:仅是个人脑洞,与真人无关。误掐。感谢。】
    
    这一天仍是夜戏。

    保姆车傍晚开进山沟,直到天蒙蒙亮才载着一身的疲惫回家。

    

   “醒醒,峰哥?峰哥?”迷糊之间李易峰是被马天宇摇醒的,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被送回家的。

   

   “吃点东西再睡。”

   

    李易峰昏昏欲睡的点了点头,嘴里还嘟嘟囔囔囔:“要吃糯米丸子QAQ~”

    马天宇为难的打开了冰箱上层,勉强拉扯出一袋儿速冻汤圆。唔......还好没过期。

    糯米丸子一个个白白胖胖的浮上了水面,马天宇没忍住先捞了一个进嘴。

   “嗷嗷嗷烫烫烫!嗷嗷嗷好咸!”

    果然是还没睡醒!把盐当成糖放进汤里什么的真是影响马大厨的仕途啊。

   

   “饿了......怎么还没好?”李易峰趿拉着拖鞋走进厨房,把下巴搁在马天宇肩上,从背后抱住他。

    马天宇本想顺手将一整锅汤圆倒了重新煮,闻言却微微侧过了头:“那一会儿可不许嫌难吃。”

   “不嫌,我们大厨做什么我吃什么。”

   “闹吧你就......去把桌子摆一下。这里马上就好。”马天宇推推他,从冰箱里拿出了鸡蛋磕进锅里。

    蛋花汤圆,还是咸党的胜利。端着碗的马天宇此时只想做一个手动拜拜的表情。

   

   “吃完了消化一会儿再去睡觉。我早晨九点的飞机......”

   “上一部戏才杀青,这么快又有新的通告?不像你的风格啊。”李易峰咀嚼着糯米丸子含糊不清道。

   “私人时间。很早之前就定好的行程,”马天宇弯腰用自己的额头蹭了蹭李易峰的额头,“峰哥放心,很快回来。”

    一天的行程结束之后马天宇回了酒店,被遗忘在床头柜上的手机电量已快耗尽,提示灯还在垂死挣扎着闪烁。

   【家里还有糯米丸子吗?冷冻柜里找不到。】光凭语气就能想象出屏幕那头的李易峰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

      

   【冰箱里的都吃完了,楼下便利店有卖。实在想吃的话让助理去接你的时候顺便买点吧,会煮吗?】 

   【我想吃咸的。你煮的。】

   【要不要再加点老干妈?美得你!你现在休息啊?闲得都只想着要吃什么了。】

   【难得今天下戏早。】李易峰抬头看了看余下半瓶的点滴,还是决定瞒下事实。

上海一路转晴,祝飞往广州的你一帆风顺。 

 
 

那一天早晨起来刷兔区,说上海场的演唱会有全程视频直播。也不知道是哪根筋一抽,忽然决定就是要去看你。 兼职请了假,网上定好票,也买好了火车票。第一次,一个人。 

 
 

那时离演唱会只剩下五天。 

 
 

虽喜欢你七年,但说不上是你的老粉,可能没有像其他一直伴着你成长的姑娘们感觉强烈,看着一直一直努力一步步走下去的你,终于得了该有的回报。有些遗憾,想知道,如果一直那样卖力的喜欢你,时隔七年,看你站在舞台,会不会真的泣不成声,会不会和我现在的心情,有那么些许不一样。 

 
 

开始的那一瞬间,全场灯光暗下。 满是耀眼的黄与绿。一恍然,像是六七年前。那个最好的时代。 

又像是重新认识了你。整场只为你一个人呼喊。 

反应超快,一开口全是梗,粤语歌驾轻就熟,连英文都那么好听。 

你从未停滞不前,你每一点的努力,都不会付诸东流。

【再不要说我们是肤浅的颜控啦~我是粉你的内涵的呀~对天发誓哈!】

 
 

你说,谢谢我们陪你玩这么幼稚的游戏。说谢谢,谢谢我们听你唱歌。谢谢每一个爱你的人。谢谢我们一直爱护着你。

你说,希望我们能从你身上看到好的,将不好的加以改造,去做一个更好的自己。

 
 

我也想谢谢你,我的人生导师啊。

谢谢你唱歌给我们听,谢谢你给了我一个再难忘记的夜晚。

 
 

深深的鞠躬,最后的ending。全场喊着你的名字。

我知道肯定有很多人泪流满面。

你的梦想,终于实现。而你,是她们的梦想。

如今,你也是我的梦想。

 
 

愿追随你的光芒,站在属于我的顶点。 

相信,走到巅峰终能相遇。 

那时也希望,能亲口告诉你。 

有幸能在最好的,最自由的年华,遇见那么好的你,教会我,一路的坚持与努力,终有回响。 

你那么好,值得更多的人爱。 

 
 

最后,祝你的未来,越走越好。每一个梦想,都能实现。

 
 

2015.3.1